-- 鳳臺縣政府網 --  
  手機版  新聞熱線:0554-8685532 / 0554-8886401  投稿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
今天是:
舉報電話:0554-8685532
網站首頁 鳳臺新聞 州來時評 社會民生 時尚休閑 信息廣場 淮河文化 醫療保健 消費指南
超市·旅游 專題·觀點 · 服務·關注 歷史·人文 就醫健康 汽車房產 美容娛樂 商場導購 《鳳凰臺》電子報
首 頁 > 淮河文化


麥收記事

【字體: 】【2019/6/15】 【作者/來源 褚燕】 【關 閉
來源:鳳凰臺  http://epaper.routeryun.com/Article/index/aid/2907235.html

進入六月,西南風可勁兒吹,太陽也愈發地炙熱,炙烤著一方方麥田。大片大片麥地,這段日子到處彌漫著豐收的味道,站在黃澄澄的麥田里仿佛可以聞到白面饃饃的香氣。

麥子是六月鄉村的主題,我的思緒一下子回到了七十年代童年時那些火熱的麥收往事中去。我老家有句土話說:看你忙的跟收麥似的。可見麥收是極其辛勞的。農戶家蒸上一鍋饅頭,割上幾斤鮮肉,煮上幾個咸雞蛋,打上一桶散酒,家家準備著麥收戰斗。麥子成熟的速度驚人,一旦熟了,就得立即收割,哪怕晚上一天,麥稈變脆,收割就變得非常困難了。天氣的變化反復無常,人們還要時時擔心雨水的侵襲。因此,這個時節,男女老少都是麥收的主力軍,人人都要加入這緊急的搶收戰斗中。

小時候的麥收記憶和鐮刀是不可分割的。每到快要割麥子的前幾天,大人們就會把閑置一冬的鐮刀找出來,用水一濕,在磨刀石上“霍霍”地磨起來,直至被磨得新銳鋒利、刀光寒寒。第二天,太陽還沒睡醒,全家人已經攜帶“武器”來到地頭,一人占一壟麥,開始收割起來,而且比賽看誰割得快。當父母已經放倒好幾壟麥子了,我那一壟還剩好多沒割呢。當時我是初生牛犢不畏虎,天不怕地不怕的,盡管覺得腰疼、腿酸、頭發暈,胳膊沒勁鐮嫌鈍,手上還磨出了血泡,可是干得挺歡的。

從早上四五點起來,往往得干到八九點才能回家吃飯。那年月,麥收時節,家里最好吃的大約就是咸雞蛋了。早在一兩個月前,家家戶戶多少都要腌上一些雞蛋過麥季。吃飯的時候,剝開熱乎乎的雞蛋,蛋黃流出油來,散發著誘人的香氣,特別好吃。除此之外,便很少有其它更好吃的了。麥收時節,人們連趕集的空也是沒有的。簡單地早飯之后,人們帶著疲勞,頂著更加火熱的驕陽,繼續投入到麥收中去。麥子收割完了,就用架車子把麥拉回到村邊的麥場里,攤曬后用石磙碾壓脫粒,也叫“打麥”。那時節,麥場是男人的主戰場。鋪好的麥子有半米高,用牛馬拉著石磙一遍遍地碾壓。小麥壓好后,將麥秸清除,然后揚場,用木锨靠風力揚起來使麥粒與麥糠完全分離,辛勞至極。記得后來有了手扶拖拉機和脫粒機才輕省些。麥收天里,脫粒機吼叫的聲音日夜不停,一個麥場里只有一臺脫粒機,由一個方向開始一家家地輪流使用。輪到誰家,都要找幾個身強力壯的人幫忙,集中力量速戰速決,因為別的人家都在焦急地等待著哩。脫粒機一響起來,就不再停止,干活的人分工明確,有向機倉里投放麥子的,有在脫粒機前扒麥粒的,有用叉子運走麥秸的,再有幾個堆積麥秸垛的。小孩子這個時候都在后方,來回地搬運麥個子,麥灰與汗水粘在一起,臉變成了“花狗屁股”,卻也沒時間去擦一擦。漸漸地,麥子少了,麥秸垛卻像房子一樣高高地壘起來了。那時候麥秸并不是像如今一樣扔掉不要了,也是要堆起來的。因為那個時候麥秸可以當牲口的飼料、當柴火燒鍋,還可以賣錢。麥子打完了,來幫工的人被請去喝酒吃飯,小孩子卻要留守在麥場里看護著。記得有一年打麥的夜晚,干完活,我又累又餓,在等著大人來接替的時候,不知不覺地倒在麥秸堆里睡去,一覺睡到天亮,那種舒適香甜的感覺至今難忘。

現在的麥收早已經遠離了鐮刀、遠離了麥場、遠離了麥秸垛。通常是聯合收割機到地里轉一圈,一會兒功夫,丁點兒寒暄,幾畝麥子便收進口袋里了,真是方便極了。然而,當年那早出晚歸、揮汗如雨揮鐮割麥的場面,近乎原始的麥收情景,仍然難以忘懷,始終讓我不忘勞動的艱辛,珍惜糧食的重要。(

進入六月,西南風可勁兒吹,太陽也愈發地炙熱,炙烤著一方方麥田。大片大片麥地,這段日子到處彌漫著豐收的味道,站在黃澄澄的麥田里仿佛可以聞到白面饃饃的香氣。

麥子是六月鄉村的主題,我的思緒一下子回到了七十年代童年時那些火熱的麥收往事中去。我老家有句土話說:看你忙的跟收麥似的。可見麥收是極其辛勞的。農戶家蒸上一鍋饅頭,割上幾斤鮮肉,煮上幾個咸雞蛋,打上一桶散酒,家家準備著麥收戰斗。麥子成熟的速度驚人,一旦熟了,就得立即收割,哪怕晚上一天,麥稈變脆,收割就變得非常困難了。天氣的變化反復無常,人們還要時時擔心雨水的侵襲。因此,這個時節,男女老少都是麥收的主力軍,人人都要加入這緊急的搶收戰斗中。

小時候的麥收記憶和鐮刀是不可分割的。每到快要割麥子的前幾天,大人們就會把閑置一冬的鐮刀找出來,用水一濕,在磨刀石上“霍霍”地磨起來,直至被磨得新銳鋒利、刀光寒寒。第二天,太陽還沒睡醒,全家人已經攜帶“武器”來到地頭,一人占一壟麥,開始收割起來,而且比賽看誰割得快。當父母已經放倒好幾壟麥子了,我那一壟還剩好多沒割呢。當時我是初生牛犢不畏虎,天不怕地不怕的,盡管覺得腰疼、腿酸、頭發暈,胳膊沒勁鐮嫌鈍,手上還磨出了血泡,可是干得挺歡的。

從早上四五點起來,往往得干到八九點才能回家吃飯。那年月,麥收時節,家里最好吃的大約就是咸雞蛋了。早在一兩個月前,家家戶戶多少都要腌上一些雞蛋過麥季。吃飯的時候,剝開熱乎乎的雞蛋,蛋黃流出油來,散發著誘人的香氣,特別好吃。除此之外,便很少有其它更好吃的了。麥收時節,人們連趕集的空也是沒有的。簡單地早飯之后,人們帶著疲勞,頂著更加火熱的驕陽,繼續投入到麥收中去。麥子收割完了,就用架車子把麥拉回到村邊的麥場里,攤曬后用石磙碾壓脫粒,也叫“打麥”。那時節,麥場是男人的主戰場。鋪好的麥子有半米高,用牛馬拉著石磙一遍遍地碾壓。小麥壓好后,將麥秸清除,然后揚場,用木锨靠風力揚起來使麥粒與麥糠完全分離,辛勞至極。記得后來有了手扶拖拉機和脫粒機才輕省些。麥收天里,脫粒機吼叫的聲音日夜不停,一個麥場里只有一臺脫粒機,由一個方向開始一家家地輪流使用。輪到誰家,都要找幾個身強力壯的人幫忙,集中力量速戰速決,因為別的人家都在焦急地等待著哩。脫粒機一響起來,就不再停止,干活的人分工明確,有向機倉里投放麥子的,有在脫粒機前扒麥粒的,有用叉子運走麥秸的,再有幾個堆積麥秸垛的。小孩子這個時候都在后方,來回地搬運麥個子,麥灰與汗水粘在一起,臉變成了“花狗屁股”,卻也沒時間去擦一擦。漸漸地,麥子少了,麥秸垛卻像房子一樣高高地壘起來了。那時候麥秸并不是像如今一樣扔掉不要了,也是要堆起來的。因為那個時候麥秸可以當牲口的飼料、當柴火燒鍋,還可以賣錢。麥子打完了,來幫工的人被請去喝酒吃飯,小孩子卻要留守在麥場里看護著。記得有一年打麥的夜晚,干完活,我又累又餓,在等著大人來接替的時候,不知不覺地倒在麥秸堆里睡去,一覺睡到天亮,那種舒適香甜的感覺至今難忘。

現在的麥收早已經遠離了鐮刀、遠離了麥場、遠離了麥秸垛。通常是聯合收割機到地里轉一圈,一會兒功夫,丁點兒寒暄,幾畝麥子便收進口袋里了,真是方便極了。然而,當年那早出晚歸、揮汗如雨揮鐮割麥的場面,近乎原始的麥收情景,仍然難以忘懷,始終讓我不忘勞動的艱辛,珍惜糧食的重要。(

進入六月,西南風可勁兒吹,太陽也愈發地炙熱,炙烤著一方方麥田。大片大片麥地,這段日子到處彌漫著豐收的味道,站在黃澄澄的麥田里仿佛可以聞到白面饃饃的香氣。

麥子是六月鄉村的主題,我的思緒一下子回到了七十年代童年時那些火熱的麥收往事中去。我老家有句土話說:看你忙的跟收麥似的。可見麥收是極其辛勞的。農戶家蒸上一鍋饅頭,割上幾斤鮮肉,煮上幾個咸雞蛋,打上一桶散酒,家家準備著麥收戰斗。麥子成熟的速度驚人,一旦熟了,就得立即收割,哪怕晚上一天,麥稈變脆,收割就變得非常困難了。天氣的變化反復無常,人們還要時時擔心雨水的侵襲。因此,這個時節,男女老少都是麥收的主力軍,人人都要加入這緊急的搶收戰斗中。

小時候的麥收記憶和鐮刀是不可分割的。每到快要割麥子的前幾天,大人們就會把閑置一冬的鐮刀找出來,用水一濕,在磨刀石上“霍霍”地磨起來,直至被磨得新銳鋒利、刀光寒寒。第二天,太陽還沒睡醒,全家人已經攜帶“武器”來到地頭,一人占一壟麥,開始收割起來,而且比賽看誰割得快。當父母已經放倒好幾壟麥子了,我那一壟還剩好多沒割呢。當時我是初生牛犢不畏虎,天不怕地不怕的,盡管覺得腰疼、腿酸、頭發暈,胳膊沒勁鐮嫌鈍,手上還磨出了血泡,可是干得挺歡的。

從早上四五點起來,往往得干到八九點才能回家吃飯。那年月,麥收時節,家里最好吃的大約就是咸雞蛋了。早在一兩個月前,家家戶戶多少都要腌上一些雞蛋過麥季。吃飯的時候,剝開熱乎乎的雞蛋,蛋黃流出油來,散發著誘人的香氣,特別好吃。除此之外,便很少有其它更好吃的了。麥收時節,人們連趕集的空也是沒有的。簡單地早飯之后,人們帶著疲勞,頂著更加火熱的驕陽,繼續投入到麥收中去。麥子收割完了,就用架車子把麥拉回到村邊的麥場里,攤曬后用石磙碾壓脫粒,也叫“打麥”。那時節,麥場是男人的主戰場。鋪好的麥子有半米高,用牛馬拉著石磙一遍遍地碾壓。小麥壓好后,將麥秸清除,然后揚場,用木锨靠風力揚起來使麥粒與麥糠完全分離,辛勞至極。記得后來有了手扶拖拉機和脫粒機才輕省些。麥收天里,脫粒機吼叫的聲音日夜不停,一個麥場里只有一臺脫粒機,由一個方向開始一家家地輪流使用。輪到誰家,都要找幾個身強力壯的人幫忙,集中力量速戰速決,因為別的人家都在焦急地等待著哩。脫粒機一響起來,就不再停止,干活的人分工明確,有向機倉里投放麥子的,有在脫粒機前扒麥粒的,有用叉子運走麥秸的,再有幾個堆積麥秸垛的。小孩子這個時候都在后方,來回地搬運麥個子,麥灰與汗水粘在一起,臉變成了“花狗屁股”,卻也沒時間去擦一擦。漸漸地,麥子少了,麥秸垛卻像房子一樣高高地壘起來了。那時候麥秸并不是像如今一樣扔掉不要了,也是要堆起來的。因為那個時候麥秸可以當牲口的飼料、當柴火燒鍋,還可以賣錢。麥子打完了,來幫工的人被請去喝酒吃飯,小孩子卻要留守在麥場里看護著。記得有一年打麥的夜晚,干完活,我又累又餓,在等著大人來接替的時候,不知不覺地倒在麥秸堆里睡去,一覺睡到天亮,那種舒適香甜的感覺至今難忘。

現在的麥收早已經遠離了鐮刀、遠離了麥場、遠離了麥秸垛。通常是聯合收割機到地里轉一圈,一會兒功夫,丁點兒寒暄,幾畝麥子便收進口袋里了,真是方便極了。然而,當年那早出晚歸、揮汗如雨揮鐮割麥的場面,近乎原始的麥收情景,仍然難以忘懷,始終讓我不忘勞動的艱辛,珍惜糧食的重要。

(陳明)

 

  【收藏】  【打印
《鳳凰臺》電子報    
電子報2012-4-25
公益
便民信息    
天氣路況火車
電視賽事股市
彩票運勢基金
鳳臺簡介 | 廣告服務 | 聯系我們 | 招聘信息 | 網站律師 | 咨詢投訴
版權所有:鳳臺新聞網 主辦:中共鳳臺縣委宣傳部 承辦:鳳臺縣信息辦 鳳臺縣信息產業中心
未經書面允許不得轉載信息內容、建立鏡像
淮南市淫穢色情及低俗信息舉報電話:0554-6646500

皖公網安備 34042102000108號

  皖ICP備06002640號 | 皖政新辦備06012號 | 技術支持:安徽龍訊信息科技有限公司
    
黑子的篮球第四季